一起比惨痛苦减半真是这样吗

0 Comments

一起比惨 痛苦减半 真是这样吗

有时候比惨,可以让当事人都好过些,但如果把我的一带而过,马上转为你的,只让我觉得不被关注。

“屏幕坏了算啥啊,我才倒霉呢,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交开题报告了,可是电脑崩了,文件都没了……”

“没关系呀,大家都很难,我愿意听你说这些,陪你度过这段难。下次,换你陪我吧!”

陈涛在职业生涯最美好的时光,没能及时留洋欧洲,成为了足球事业的重大转折点。虽然陈涛在后期效力泰达队时,曾经有过短暂的爆发。但是陈涛始终没有达到球迷和外界的预期,这是让喜欢陈涛球迷感到非常惋惜的事情。好在陈涛一直坚守自己的足球梦想,这两个赛季在低级别联赛表现不俗。

当人们的自我价值受到威胁时,比如发现自己运气不好、过得不舒服时,就会倾向于和比自己差的人进行比较,从而感觉到自己的地位还是有那么一点优越的、生活还是有些盼头的,从而感受到更多的幸福感。

“对啊对啊,气死我了!”

不过年少成名的陈涛,在代表金德队出战与鲁能的比赛中,因为一次矛盾跟鲁能大佬高尧发生了冲突。高尧作为入围过国足出征日韩世界杯23人大名单的大佬,根本没有给这位风头正劲的新星面子。高尧直接指着陈涛的鼻子骂,让陈涛只能灰溜溜的走开。这件事对陈涛职业生涯发展影响很大,他以后再踢中超联赛时,不再以自己是年少成名的球星自居,在场上目中无人。所以这次被鲁能大佬高尧怒骂的陈涛,在此后的比赛表现和态度就越来越成熟。

当朋友哭惨时,正确的应对方法是这样

“我比你更惨啊,不光抽奖抽不中,还丢了钱!”

本文插图来源于网络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有时候比惨,可以让两位当事人都好过些,但如果把话题开启者的难一带而过,马上转为自己的,只会让当事人觉得不被关注。

“……还是你惨一点。”

“说到这个,我昨天把手机屏幕摔了!又要破财吃土了。”

“我也太惨了吧!在微博转发100个,抽奖了还是一个都没中!”

“幸福是个比较级”,这句话的确有道理,跟人比惨可能能够带来“积极情绪”——当然仅限于对方比自己惨的时候。当小A发现小B好像比自己过得还差,就不那么想哭了,甚至想继续听听了。

“惨”当然是一个缺乏用来客观评价标准的东西,人们得通过与其他人的比较来评价自己的“惨”,这个过程就是一种社会比较。

陈涛本来有很好的机会留洋欧洲,只可惜他所在的沈阳金德队,一直将陈涛当作奇货可居的球员。面对欧洲强队的求购要求,直接开出了天价转会费。这让陈涛没能在当打之年成功留洋欧洲,让很多球迷都感到非常惋惜。陈涛为了表达对金德队的不满,宁愿一个赛季都不踢球,也不愿意再身披金德队战袍出战。陈涛后来熬到自由身,就离开了金德,相继效力申花、泰达、大连阿尔滨等多支球队。

“我哭惨的时候你也哭惨,能让我好受点。”

相反,小A选择了倾听、复述和共情小B。

复述是个简便易行的方法,往往能带来不俗的效果。复述带来的诸多优势之一,就是能够降低我们日常习惯的对话节奏,给倾听者和倾诉者创造了协调同步的机会。当然啦,复述也不是纯粹的复读机,而是对刚刚说的话进行加工,用自己的理解说出来。

小B越说越起劲了:“导师催得我好狠啊,明明没给我什么指导;这个月天天水逆,今天电脑也坏了;我师姐也是,只会嘴上说‘你要加油’‘会过去的’,在老师面前应付一下,就把所有的活都推给我干……”

“就是就是!”小B频频点头。

在朋友诉说自己“惨”时,“你这算什么”当然不是个好回复,否定对方的遭遇,会让对方感觉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被否定了,进而自己这个人都被否定掉了。

“我太难了!”这个月来,小A第100次“哀嚎”道。

人人都有“被看到”“被听到”“被关注”的需求,有的时候,说出自己的惨是想得到实物或信息上的支持,但也有时候,说惨只是想得到一些关注、一点安慰,感受到支持。小A本来只是希望得到几句“你最近的确挺难的”,摸摸头罢了。谁想到,小B不光否定她的惨,认为“你这不算什么”,还不顾她的心情,长篇大论起来。

小A就这样回应小B:“你师姐是在老师面前表现得自己很努力、很支持你,但其实什么帮助和支持也没给到,对吗?”

“对啊,我原本对合作很期待,这下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相处了,真觉得手足无措……”说着说着,小B忽然醒悟过来,“咦,我们不是在谈你的事吗?我是不是说得太多啦,本想安慰你的……”

但如果你哭得太惨,我……

复述主要是复述对方的内容,共情则主要是感情方面。小A继续说:“是啊,你一定很生气,本来以为是信任可靠的师姐,结果只是邀功了!”

但是小A听着听着,开始有点不舒服了。

半个小时过去了,小A内心愕然:“怎么回事,最开始不是我在说吗……”

当然,小A也相信小B并不是故意给她添堵,而是太难的时候,大家都需要有个发泄的时机。所以这次,她虽然被动成为“垃圾桶”,但还是想办法让小B舒服一点。

朋友小B闻声赶来:“你咋啦?”

“不光生气,还觉得受伤,你本来可是信任她的!”

心理学指的倾听不是一般的听听。倾听过程中,眼神肯定、点头、“嗯”“可不是嘛”,这些回应才能让对方知道你真的在听。

陈涛在85国青队最出彩的一场比赛,就是代表国青队出战与德国的世青赛淘汰赛。当时陈涛作为国青队指挥官,利用自己精湛脚法罚进了一脚非常漂亮的直接任意球,此外他还顶着压力罚进了一个点球。如果不是国青队后防线屡屡失误,85国青队完全有希望战胜德国,从而顺利杀入世青赛八强。作为85国青队核心的陈涛,一出道就达到了巅峰。